秋雨秋思
来源:广州地铁18\22号线 高永春  时间:2019-08-12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
远在四千里外的广州,已然感受不到故乡的季节变换,但是立秋节气一到,我便知道青岛的雨季来了。

对我来说,比起过年,雨季是更能引起自己对故乡的思念。“律变新秋至,萧条自此初。”正是因为立秋这个节气的离情别意,才使得我对立秋之后的雨格外印象深刻。

青岛的立秋必是下雨的,但却不是大雨,而是下下停停,停停下下的小雨。小时候,姥姥家的小西红柿熟了,柿子树吧嗒吧嗒的掉柿子了,枣树也跟着雨落枣了,便立秋了。我喜欢坐在姥姥的院子里,躲在屋檐下,啃着苞米,感受这雨里的丝丝凉意。我心里其是舍不得夏天的,因为夏天大人会准我吃雪糕,因为夏天过了暑假也所剩无几,因为专属夏天的“知了猴”不再往外爬,因为跟随夏天身后的秋天有干不完的农活,所以小小的我却爱在立秋的雨里长叹一口气,姥姥看了便摸着我的头说“小孩子家的叹啥气啊!”,一边又从口袋里掏出钱让我披着雨衣去买汽水,我便蹦蹦跳跳的忘记了刚才“小大人”的忧伤。

在姥姥家的时候,我是最期盼下雨的,雨一下大,我便眼巴巴的望着妈妈,撒泼打诨的想要在姥姥家多住一天,一直等妈妈允了才肯罢休。对我而言,这立秋的雨,和姥姥家的膏药味道是绝配,它与姥姥对我的爱交融在一起,编织着我的童年。

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,立秋里也有着专属于小孩的不可替代的欢乐。过了立秋这一天,我印象中的雨便多了起来,有时候一下就是三两天,这时候村子后面的河水涨了起来,整个田野也热闹了起来。乡亲们穿着雨鞋穿梭在高高的苞米地之间的泥泞小路上,瞅一眼自己的庄稼地,顺便看一看河堤捕鱼人的“战绩”。我撒欢儿的牵着爸爸的手光着脚走在堤坝上,感受着脚下河水的湍涌,脚底被水流冲的痒痒的,时不时脚底一滑,一屁股蹲在水里,便咯咯的笑。鱼儿会顺着水流在我脚边大摇大摆的游过,要是幸运还能碰到“巨型”怪物水蛇藏在水草边上,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,我也不害怕,只是好奇的一动不动地盯着生怕它突然逃走。一场雨过后的两三天,就到了摸田螺的婶婶们上场了,一人提一个大白桶,不一会儿工夫儿,便满载而归,于是这几天,家家户户的院里都多了一个浣田螺的大盆,这一盆盆的田螺也成了孩子们爱不释手的玩物。

一场秋雨一场寒,一场场秋雨里也长起了一茬茬庄稼。当七月流火,秋老虎还猛地很的时候,一片片的花生地便翻了叶,这一年的花生该收了。可是上天却爱玩,哗哗的几场大雨,让十几亩地的花生全都泡在了水里,于是我们全家出动,跟“水老虎”抢花生。当然我也不能缺席,因为害怕水里的虫子,大人赤脚上阵,我却要全副武装,穿着到膝盖的雨鞋,上了“战场”,经过这几场大雨的“壮胆儿”,这满是水的花生地可“凶得很”,踩过的每一脚都陷到了膝盖,把我牢牢的困住,鞋拔不出来,脚也拔不出来,于是花生没收成,却跟这沼泽地斗争了好几天,到最后成了一个黑黝黝的泥人,惹得爸妈开怀大笑。

广州的雨虽然屡见不见,但也总有那么几场跟故乡的雨很像。伴着窗外飘落的雨,落到窗上,发出“啪嗒”的响声,好似一首美妙的曲子,舍不得睡去的我便静静的听这动听的曲子,仿佛这雨的曲子里就有姥姥赶鸭鹅的声音和匆匆忙忙盖粮食的声音。

伴着雨声,我不知不觉进入梦乡。梦里,我穿越千里,见到心心念念的故乡和我思念的人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